Amazing_Depth

这很螺蛳粉😂

拉普拉斯定理:

以螺蛳粉为例,说说我眼中抄袭、撞梗、引用和借鉴的区别:
1.抄袭和撞梗
A和B都写男主出车祸失忆之后爱上女主——这是套路;
A和B都写送外卖的男主出车祸爱上路边卖螺蛳粉的女主——这是撞梗;
A先写送外卖的男主在路上踩到一坨榴莲摔倒,手里的螺蛳粉飞出去又倒扣回男主脸上,男主因为吸入粉丝险些窒息,路人纷纷掩鼻只有酷爱螺蛳粉的女主上前做人工呼吸救醒男主。
C把榴莲换成香蕉,螺蛳粉换成桂林米粉——这是抄袭。
2.抄袭、引用和借鉴
A写:螺蛳粉有种让人怀念又痛恨的味道,爱憎纠缠、混沌复杂,恰似我前男友的校服领子——他是柳州人。但校门口的螺蛳粉闻起来像我弟的脚底板,吃起来感觉像我弟去池塘摸完鱼回来一脚踩在熟睡的我脸上。
B写:“螺蛳粉有种让人怀念又痛恨的味道”,对我而言,热干面也是如此。——这是引用。
B写:这东西闻起来像熊孩子在泥塘摸爬滚打一天后的脚。——这是借鉴。
C写:古龙水闻起来有股让人怀念又痛恨的味道,爱憎纠缠、复杂混沌,恰似我前男友的西服袖口。——这是抄袭。
够清楚了吗?

人生第一次夹带私货,紧张紧张ˊ_>ˋ
终幕曲真的好听!!莫是天使!@kisuzu_谓河广 内部交易是好文明

记梗

在百层高的大楼天台上背过栏杆的感觉不是飞鸟一般的自由而是鲸落于深海,悄无声息,抱着不可多得的幻梦将身体重心后移,那风中不稳的栏杆发出奄奄一息的声响却又好似在耳边轰鸣与狂躁地撕扯着你的意识,将你拉回地面拖进深海,把你的意识揉进身下匆匆的人群中。你又怎能遂它的愿呢?铮铮铁骨叫嚣着,刺激着肾上腺素的分泌,恍惚间,你失去了那仿佛一直若有若无的平衡,翻过那条危线,身体犹如那陨落的鲸,划过凛冽的风,变成一道遗失在这世界中的微弱的光芒,落入下面的一片茫茫众生中。
亮了你墓碑前的三寸土地。

明了你今生桀骜不驯的一世悲凉。

……温暖又有一点点痛心的感觉啊,痛心他们没法在最好的年华里彼此承认,好在总会有一条通向彼方的道路能让你和他再次相见。故人未曾老去,初心依然沸腾。

kisuzu_谓河广:

太、太棒了!!!(爆哭

ModestBreeze:

summary:安东尼奥萨列里遇到了位熟人,展开了一段非线性的、不知所云的梦游仙境。他们说了些没对彼此说过的话,想开了一些没能想开的事。








p8是其中提到的素材

雕塑里混进去了一个施特劳斯望周知!!!!!!!我是智障!!!!!负荆请罪!!!!(哇地大哭)














碎碎念开始了,非常丧,极其丧!!!!!!




首先感谢 @衣十三 太太帮我理思路提建议并且提供了部分台词T T




然后感谢在这段时间内被我日日骚扰日日丧而没有拉黑我的小伙伴们……………………………………………………




这个谈话录拖的时间太长了……已经对它失去了所有的信心和热情




尝试着用色彩去把握节奏和过渡,用地点和画作名来强调旅行感,化用一些名画和风景








——当然是大翻车啦!!!!!!!!(弱智+9999999999)








但是请相信我是真情实意爱他们的……!!!!!!(大哭)画了一些对他们关系的理解和希望……希望他们能好好谈一谈,希望他们都能释然,希望他们重逢在一样的天国……希望他们拥有美丽的颜色和美丽的风景,




一个只会瞎画小画的人努力过让他们间的音乐具象化了T T觉得阅读有障碍或者节奏奇怪生硬突兀一定是我的错…………他们的最好的




本来说的是收录在本子里不发网上的




为大家表演个原地打脸!!!!!!!!




画的速度远远超出自己想象……!自认为是憋不了两个月的,又突然得知今天是老萨祭日,刚好又比较切题,于是突然zqsy赶工,就当是给他的一点、一点、呃呃呃、一点心里话…




庸人的庇护者,天才们的老师,名字永远都因为他人才被记住,被和莫扎特捆绑。然而他同样是骄傲、出色的音乐家。





这个太棒^(●゚∀゚○)ノ

kirin产出小分队:

【图多,请在wifi下打开图片】

CP20展后通贩链接  FATE/FGO系列汇总

各位Master,FATE/Journey塔罗牌预售开始啦~场贩没有购买的Master不要错过哦~

同人塔罗牌/图册:【预售】链接戳我

【纸胶带】

灵喵再临系列和纸胶带:链接戳我

特异点和纸胶带:链接戳我

【挂件/立牌】

英灵亚克力挂件:链接戳我

咕哒子魔术礼装摆件:链接戳我

需要更换CP20场贩塔罗牌的错误卡片/贴纸/卡袋的master,两种更换方式具体方法详见P4,需通贩补充包的master看这里:

【FGO同人塔罗牌补充包】链接戳我 


【转发抽奖】预售结束后从小红心/小蓝手中手动随机抽取一位Master赠送一套FGO塔罗牌,祝各位Master都能抽到中意的从者~

预售部分发货时间等详见淘宝页面,如有疑惑可咨询淘宝客服~

如何成为一个写手

私自认为创作的本意还是个人感情的宣泄吧…即使你一时会在意那些身外的赞美或是批评,写作画画的本意依旧只是属于你的东西,所以读者对作者的共鸣,作者对自身作品的不满也可以理解成对一种情绪/意境的感触。关于创作的孤独感,参考《鸟人》,那大概是每个创作者都固有的情绪吧。

蹈海:


全文仿写洛丽摩尔的《如何成为一个作家》,好的归她,糟糕的体验分享归我。









有一天,你开始写东西。


一开始你写的很糟糕,你的经验来源你小学初中看的一些书,这些书良莠不齐,你的根暂且长在上头。你开始写。在这段时间里,运气是你的主要导向,你可能会被嘲笑、贬低、指出错误,你气的发抖,并且发誓再也不写,你决定去学习,去打篮球,去弹钢琴。这都是非常幸运的,你成功从写东西这个死胡同逃生了,未来你会成为律师,篮球运动员,钢琴家,你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逃过一劫。


契诃夫说,任何头脑健全的人都应该千方百计回避写作,你痛哭一声,只恨看这句话看的太晚了。


如果你没有被伤害的太深,因而继续写,你会进入一个新的世界。在这段时间里你依旧是懵懂无知的,你能看出什么是好,什么是不好,但你分不清自己好不好。这是所有最初进入这个领域的人共同的困惑。我只有一句话想对你说:如果你对自己感到满意,如果你是因为受欢迎,而非看明白自己写什么而感到满意,你就完了。赞美可能是你最初的动力。你平凡无奇,扔到现实里任何一个人群里你都不是黑羊,写东西使你产生了一种奇特的自信,一种与众不同、高人一等的非凡感想。你为自己比他人更细腻的心灵和眼睛而感到自豪。这时候你远远没意识到,你将会因此感到最深重的痛苦。


你继续写。


你写的比原先好了,这时候的你开始感到焦虑,因为受欢迎和赞美已经不足以填补你的困惑。你读了很多书,再久一点时间,你开始什么都不读,你以为这可以让你脱身,但其实并不。你开始思考一些你原先不会思考的问题。你意识到那些赞美依附着的是别的一些东西,如果你写同人,它就依附原作,如果你写日记,它就依附着共情,如果你写原创,它就依附着你的读者从你身上汲取的爱;但你其实并不能理解她们在爱什么,你写了它们,但它们不属于你。


你发现其实根本就没有什么属于你。你在思考着这个问题,更悲惨的是,你意识到你的写作能力甚至还不能达到这个问题所在的层次。你开始怀疑几年前的你究竟是为什么会如此轻易就能获得快乐和满足。


你写两个人,或者写很多人,写他们的爱他们的恨他们的快乐和痛苦,你寄托一部分在他们身上。一开始你不会发觉你精心搭建的这个故事有多糟糕,不要紧,很快你就会发现了。你越聪明,越敏感,它就来的越早。


你崇拜或喜爱一两个作者,你从她们的作品中感到了敲在你灵魂上的颤音,你试图了解她们的生活:是什么让她们与众不同?并且这样叫人喜爱?你会发现她们其实也是个普通人,你以为她们已经足够优秀,足够高,并且这个能让她们感到一部分安宁,但事实上她们也在每天为自己的糟糕感到痛苦。而在这之上还有更多更深的痛苦。


你暂且停笔了,你开始回首往事,你开始想到第一次动笔的自己。你的心里不可抑制的诅咒那个自己。


干嘛不去当个律师呢?是不是?


你开始试图封笔,逃走,你删除你的帐号,你的文章,你的微博;你开始去学习,去打篮球,去弹钢琴,你迫切的想去过一个正常人的生活。但没多久,你就发现你又坐了回来,你又开始写了。


你意识到了自己已经失去了粗钝的保护壳,外面的世界于你而言太危险了,太油腻了,太难以忍受了。你已经习惯了用写来抒发感情倾泄痛苦,你不懂在此之外的方式,你发现你被写困住了。而你最开始只想完成一个浪漫的爱情故事而已!


你的心在呼号:去你妈的生活。


偶尔你依旧会因为赞美和受欢迎而感到快乐,但那也非常短暂,抵不上你写完后五分钟就会感到的失望。你的读者并不能理解你,你养花,她们赞美花,可那和你究竟有什么关系?你又不是在养你自己。你明白了:一个缺陷的自己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你意识到了这一点。


对于那些仍旧能够因为赞美和受欢迎快乐的人,你既不感到轻蔑,也不羡慕,你知道迟早她们会明白的,从这个世界得到的快乐俞多,被追回的债务也就同样。


雅俗共赏,你咀嚼这个词语,知道自己还很远,甚至可能永远都达不到。那又怎么样?你想,都这样了,还能怎么样?你已经很糟糕,无所谓接下来要往哪里前进了。反正你也只会这个了。你因此感到痛苦,也因此感到快乐。那是这个世界之外的人所不能触碰的快乐。


你开始写。







和zz同桌打一个赌
期末没上10/25就吃屎【不是】
就喂对方吃天雷cp
讨论结果是金剑闪恩大三角【。】
违者0-5名1000字/一幅图
以5名为分界差的多的再附加。
大概就是这样……剩下的等想好了再补(´・ω・`)

檎遥:

摘纪录:



讲个真,不担心你才思枯竭,怕你被庸众捧杀。最怕尚在格局有限时,先被周围夸奖淹没,稍有姿色,稍有才华,也都是蛮尴尬的事,会有无数个时刻,你站在一级台阶上,以为窥见了天光。




感谢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