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azing_Depth

Le sang et le vin ont la même couleur

血液与美酒同享一色

你是高高在上触不可及的星辰,却对这俗世报以了最大的期待。

天才的一生终究逃不过孤独。
只是,
逍遥如李白,醉酒成诗对月独酌自是一代诗仙。
他的孤独终究是一种孤芳自赏,无人问津也能灿烂如诗。
再者如莫扎特,放浪形骸潇洒自如,短短的35年活的便是一场如梦如幻的快乐,他深知自己终将归于天堂,在那里奏响不应存于人世的乐章。

而梵高却是一个沾染了人气的天才,他渴望被承认,渴望被了解,这种渴望来自于孩童最敏感的内心,在他还未了解这世上有如此之多的无理要求之前,他试着去接受他人,
他“应该”成为一个懂得回应父母期望的好孩子,
他“应该”融入社会,子承父业,接受这俗世的熏染,把自己变成一个与他人无异的正常人,但是他最终选择了回应自己的期待,在28岁将近而立之年拿起了画笔,描绘他短暂而传奇的8年人生。
不同于李白或者莫扎特,他的才能给他带来的苦难更甚,不善交际性格怪异,这本该是天才特有的任性,在他身上却变成了不值一提的糟粕,他想从创作中肯定自己,却苦于无人愿意撇开他邋遢怪异的皮层看看他心中的瑰丽。于是他燃烧自己,不为了其他人,仅为自己所珍视的弟弟与医生,最终却逃不过弟弟为他所支付的巨额对弟弟生活的拖累和梦想无果常人无才的嫉妒。

“死”是他最后回应他们的期待与爱。

所有他曾爱的,他所珍视,为之而存活在这薄凉世间的一下崩塌了,七零八碎的曾经所爱最终是那颗子弹,带着他渴望了一生的期待,兜兜转转又回到了他的身上,没有捞月的传言,没有召回的镇魂歌,他最终带着这样一丝人的气息死去,只留下一句空荡荡的期望,愿有缘人能发现他曾心有瑰宝,他的所爱也是至深。

评论

热度(4)